抗逆高光效加“非毒性机理防治病虫害”创建中国高效可持续发展之路(《情系三农》丛书之《科教兴农》)

2021-05-24

抗逆高光效加“非毒性机理防治病虫害”

创建中国高效可持续发展之路

作者:那中元

《情系三农》丛书之《科教兴农》

    中国的农业可否持续发展,特别是可否高效持续发展,已成为办实事的本届中央领导最最关心和耽心的第一大事。而中国农业可否高效持续发展,除了政策社会、人文、基础条件等一系列有机相关性外,自身则看有无划时代的重大创新科技平台,及在平台上高屋建瓴的发展可能。

    一、辩证地看现代农业与历史农业,可得出这样一个规律:现代农业在原农业弱质、风险定义上降低了弱质性却又增加了污染性和不安全性。中国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入世前设想的美景已成为面对入世的巨大冲击,对这首先是理想和现实巨大反差的原因,高价值农产品安全性的进一步提高,其次是品质,对于一般农产品,则还存在价格竞争问题。而对于中华民族来说,农产品安全性和其相关的品质、价格,还与农业环境和农村,众多人数的农民相关,不仅是农业可持续发展与否的问题,更是中华民族能否振兴与可持续的头号大问题。

    仅从农业内循环和相关环境的技术角度,劳动密集农产品的安全性和广泛农产品安全性,是农业技术问题的重中之重,这已经在入世期望变失望的事实中渐成共识,但解决这一难题的基本思想和方向途径及具体技术方法,却既面临重大抉择,又是一个极重大难题。更是一个多年思想盛情的割舍难题。

    中国农业大幅度增产的基本模式,以往的基本理论和方法,均师从发达国家在工业革命基础上的第一次绿色革命。这是以化肥、农药支撑高产良种的群体高产模式。但发达国家是以国家高额补贴、集约化、机械化为基础的具有农业生态环境和价格优势的农产品。这些是中国农业要振兴腾飞无法师从的。从农产品安全性和减少环境污染方面师从“毒杀”理论为基础的各种低毒新农药研究生产,中国也无法和发达国家技术手段相比。从现在安全性技术壁垒来看,若从原有成熟机理的病虫害防治途径的化学新农药研究,农药永远要大量使用,只不过要不断用新的种类,我们因实质上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因此技术壁垒无论从对本国国民有利,还是对化学新农药研制生产的角度,均是发达国家的双赢。当我们都进口使用他们规定的农药后,将来他们也许还搞一个新品质标准,让中国类国家永远被顺理成章地牵着鼻子走,成为他们化工产品,高级农产品和高额补贴下的低价格及试验农产品等的合法倾销大市场。

    然而,如果我们从全新的思想理论和机理技术解决病虫害难题,高产和抗逆优质难题,不仅可拉近、走齐起跑线,而且还可从专利保护、原产地保护等方面和角度领先;更可从更高综合质量标准体系的建立,彻底改变因技术思想理论和相关技术研究发展的农业被动的局面,走与中国国情紧密结合互作的可高效持续发展之路,能全面解决这一系列难题的,就是创新继承中华国粹,且洋为中用,走中国生态农业为基础的技术平台的道路。什么是生态农业?生态农业与农业生态的基本区分必须首先分清。

    中国的广泛农产品必须走高产高效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中国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必须与高效相结合才具优势,才有出路。但安全性是首要难题,包括人工饲养畜禽产品的病害防治安全性,在这一方面我们无法容忍继续师从发达国家。因此必须创出中国人自己的农业安全性生产途径和安全、优质农产品及标准。事实上,多年的科学生产实践已经证明,中国人用自己传统的整体、辩证、发展看待事物的唯物科学思想为方向,中医药思维组合为基础、结合现代科学方法,是完全走出不仅不师从发达国家,而且从理论到具体技术方法均可跨越发达国家的新的农业安全生产模式。

    所有存活至今的生命体,都是有三十多亿年的潜在生存历史为基础的形体,个体存活周期和生活史长短,多与体形大小和构造复杂程度与生存方式所处环境条件的适合度相关。但均是生命顽抗抗争环境逆境的潜在功能的不断展示。简单生命由于结构形式决定了其耗散效应与环境梯度能力。因此,个体广适性差,专适应强,高活力生活史短,群体巨大数量潜在众多多态性快速变异能力——即狭窄适合条件下高速高效繁殖,以求最大的种群繁殖机率;不适则多方法形态快速蜇伏休眠,以不动应万变求最大存活率,即以顺应环境变化的示弱求种群更强的延存能力。复杂生命无论以哪种形态表达,哪种方式生存,均是越复杂越能产生保持自体稳定的与环境条件产生梯度差的机制为主,也就是以不同方式和一定程度与环境变化抗争的相对长生命个体存活时间。因此,均在深层存在许许多多人类还要逐步认识的生命力潜能。特别是生命活动既融于环境条件,又别于环境的顽强生命潜能中,均由代谢循环稳定性与效率性的辩证关系层次水平,及在此基础上与环境物质交换度来体现。生命的潜能奥秘,就存在于这一最基础的无限循环过程之中。因此,细胞和多细胞专性为基础的组织结构,体现高效率与整体稳定性的组织器官分工合作的高等生命,复杂的防御潜能体系,是生命物体多态性的具体体现,是最具可发掘自然的生命潜能。这种以生命自然潜能为基础,生命深层的相对广泛共性机理为条件根据不同需要而使用不同具体方法,从而较好地因势利导激发潜能,用类同机理的不同程度体现机制,达到一定的生产所需各种目标,特别是从生命全过程的形态,到性状功能,均无时无刻不起最重要基础作用的信息感受度和动力学特征,及其可改变性在不同生物不同生存方式上的不同机制及其改变的不同程度,达到顺应利用自然之所需目标。促进农作物按一定目标需要生长,又对大多数重要农业病虫的耐、抑、抗,和以非毒性机理的物理促生化反应的治、灭杀新理论和生产模式,使高产、安全、高效、优质,生产目标能从拮抗和矛盾变为一定程度的谐调甚至优化表达。十多年的研究和近四年来在全国多数省份和作物上的研究、试验、示范已经证明,这一由中国传统科学思想结合现代技术方法为基础,由中国人源头独创的理论、研究方向途径和具体应用方法,是完全可以跨越发达国家现有技术模式,从而实现中国农业技术的全面革命,既振兴、腾飞、福祉中国人民,也能为世界可持续发展作重大贡献。

    要从农业可持续性、安全性生产解决病虫害方面难题,不可能师从发达国家已有理论和方向途径,必须走整体、辩证思想指导下各种层次活体互作立竿见影的创新之路。GPIT及其主要系列产品那氏778已在理论的推导和科学生产实践中的高度吻合性,定性地证明了非“毒性”防治病虫新体系的推理正确性。2003年美国“高能X射线”的发现,则将为这一中国人已超前创新并在科学生产实践中有效应用的侧重复杂有机体机制“强化多态防御潜能体系,多途径互作调控自卫能力”和相应较直接效应的“信息感受度动力学特征改变治病治虫”等理论研究的定量化,奠定重要可观测数据依据。

    二、国内外研究现状和发展趋势

    既要有效控制农业主要病虫危害,又要尽可能减轻农药直接和累积对人畜的毒害和对环境的破坏作用,是一种发展趋势。但无论是新的化学农药,还是生物农药、中草药农药,基本理论和方向途径上,均逃不出“毒杀机理”。因此,不仅击杀速度、还是广谱性,都受到极大的限制。因此,无论现有从国外引进的印楝、除虫菊等,还是国内用中草药复配的杀虫剂,均具有药效明显慢于化学农药和击杀率低于化学农药,和使用成本偏高的极难逾越的障碍。

    那氏778复合制剂及原有方法虽也有很明显的局限性,如使用前准备时间较长,需用前3-5天或更长时间母液存放效果才好,对农作物应用虽有点麻烦,但还不会造成安全性影响,对预防病虫害也无影响,但对已发现病虫害要及时治、灭,则明显有重大缺陷。此外,杀虫类别也有一定限制,只能湿触杀,且杀虫效果与光、温、湿有明显相关性,实质是与虫的即时生理活性和活动度产生的体表开放、交换物质性程度高低相关。但那氏778在适合应用条件下快速治愈多种病害的广谱快速功能和快速击倒害虫且高效致死性,不仅是现有生物农药望尘莫及,就是许多允许使用的化学农药也难类比;特别是在许多大棚病虫防治方面几乎绝大多数化学农药也无法可比的,如霜霉病、角斑病、白粉病和斑潜蝇、白粉虱等。对于农药无法杀灭的高龄毛虫,对比效果更为显著。这在2002年毛虫大闹春城昆明时,高龄毒蛾科类毛虫,农药已完全无能为力的条件下,那氏778在春城人民众目睽睽下连续十几天在大街小巷无任何异味、无毒无害,1-2分钟击倒,10-20分钟内基本杀死不计其数的高龄毛虫,可以说是在为造福春城人民过程中,独领展尽了风骚。这种“非毒性原理”的物理促生化效应“湿触杀虫法”与农药最大杀虫效果的不同,是杀虫后虫体较速度失水失营养物质变色最后风干,而不是传统农药毒杀后虫体的腐烂。只要使用方法和时间得当,还能杀绵蚜、蚧壳虫等剧毒农药也很难有效的害虫。此外,对各种危害根系的红、黑、白蚁,均有很好的杀灭效果。而且这种“非毒性”杀虫不仅除了对人畜、环境无任何直接间接危害,正确合理使用还同时兼有促进植物健壮生长,促进提高光、温、肥、水效率,产生对蚜虫、红蜘蛛、粉虱等产生阶段性避、抗效应,也能对部分根结线虫产生避抗效应,甚至有的花卉,如郁金香还能产生诱杀斑潜蝇成虫的效果。同时明显提高产品内在品质风味的独有重要作用。利用其对作物抗逆性可明显双向提高的特性,对温度较敏感的病虫还可进行“强化温度杀灭”,如对大棚冬季易高发的斑潜蝇,可用自然温度调整,即白天高温达38℃,夜间低温达-2℃左右,对所有应用过那氏复合制剂已发生作用的作物不仅无害,反能促进迅速有效的杀灭虫害,防、治多种病害的作用。

    总之,从促控生物抗逆健壮和光效应的避、耐、抗和高水平平衡肥效应提高品质,到“强化温效应生理活性”和“信息感受度湿触杀虫法”的“非毒性机理防治病虫害”为底线平台的病虫害综合防治体系和具体抑、灭措施等无农药、药残高度安全性,均跨越了发达国家理论基础和应用水平。是中国真正的源创,也是中华科学思想与现代技术方法结合造福人民瑰宝的奇光异彩展现。

    此外,对于病毒、类病毒和真菌性病害为主的农作物病害,也能从促控植物健壮生长的方法达到一定程度的提高抗病性能,同时,对已发生病害,特别是由于环境条件相对快速变化导致植物生理不适为主的病害,那氏778复合生物制剂的快速治病效果,不但也能与许多农药相媲美,甚至有过之。甚至对于农药效果很差,甚至几乎无效的果树根腐病、茎腐病、杆腐病、流胶病、棉花黄枯萎病、柑桔黄龙病、蔬菜瓜类猝倒病、立枯病、马铃薯病毒病、类菌质体病、小麦条锈病、水稻稻瘟病、白叶枯等在相当范围程度明显超过农药效果。特别对叶片真菌性稻瘟病,大斑病等甚至能出现超敏治病效果,部分特感稻瘟病品种,甚至出现超敏治病可逆复原现象。但治病效果往往与植物生理活性相关,也就在一定程度上与植物所处环境条件相关。首先是与环境、温、湿度相关,温度特别与土温相关,土温又与土壤结构的空气含量相关,湿度特别与空气湿度相关,温度还与光温互补效应阈值相关。当然也与778的使用方法、措施相关。抗病性则与植株活力状况和病原基数、互感条件相关,特别是某些作物不同品种间,有的互感性很强,有的则较弱,这种互感性在有无屏蔽条件下,甚至能产生极大的差异。在无屏蔽条件下,与使用GPIT预防病虫类型的相对集中面积大小有一定的关系,也与不同类型间相互位置间距离有一定的关系,人工条件与自然状况似乎也有极大的不同。然而,无论如何,同一种产品,不同的合理使用方法,能使作物从形态、色泽的改变明显增强对病害的防御能力和治愈能力,又能增强对部分虫害的阶段性避、抗性,又能直接灭杀很多害虫的各龄幼虫,甚至能触杀苍蝇、蚊子等成虫和多种蚂蚁,而其本身又是极安全,这种科学生产实践已产生的效果,对人类可持续发展将有巨大的划时代意义和作用,但却与原有病虫防治的很多理论差别巨大,甚至相悖。

    很多人也许不敢相信,很多农药都无法有效防治的大棚病虫害,不用农药的“非毒性机理”反而可能会更有效吗?这正是划时代伟大革命可自律之处,但实质仅只是符合自然深层次规律的发现和应用。

    三、Nas复合制剂的突破

    生命有共同的起源,也是在基本类同的大环境系统条件下而进化。因此,无论生命现象种类有多么复杂,但在生命的基础功能上,存在类同性,这就是可以用某些深层基础功能机制解释生命现象的条件,同时由于进化产生的巨大形态等差异,又使基础功能机制随同适应进化,这就是同一基础机制可广泛的适应性和解决具体问题时的不同应用方法性的辩证关系。

    包括多种作物病害和禽类病害如禽流感等难题,世界各国科学家几代人努力未能产生重大突破的主要原因,可归纳为二点,首先是病原菌的多态性基础,又在适宜环境高速繁殖的极巨大群体数量为基数的双重适应变异中的快速多样性变化,和其能躲避现有免疫理论机制攻击的复杂性;其次是过去研究的方法是以离体、简单、孤立地表层对应关系将寄主与多样、狡猾寄生物的错综复杂关系用僵化固定一成不变的,并以外因为主的防治机理进行研究,忘记了复杂有机体复杂的多系统自调节及补偿机制的极重要作用。这就违背了深层自然规律,因此对复杂关系的矛盾对立协调平衡系统束手无策。

    而那氏复合制剂理论上则认为,只有全面、系统的应用科学唯物辩证的方法才能认识复杂系统中事物内外因关系,及内因关系矛盾、协调统一、发展、改变的本质与可变表征。对于生物的一切生命活动变化,外因是条件,内因才是主导,外因与内因不能协调则很难解决错综复杂性难题。但联系协调内外因关系的则是万物的本质——运动,除了物理运动外,生命运动则是一个能量、养分获取和耗散的过程。外因相对简单易观察,内因则复杂且不达一定程度水平不易被观察,且外因不一定容易引起内因变化,而内因则较容易与外因有机结合产生效应。而动物深层内因,不仅因为AI病毒存在多态性,动物也是从多态性起源进化的,只不过在进化两大分水岭基本策略中,动物是以相对复杂、大体型、个体质量功能稳定性为适应生存的适应环境进化方向,病原菌等仍是以效率、微型多数量、易变适应生存为方向的。然而,在动物的复杂、稳定机制系统中,深层和最基础组成的组织系统细胞中,仍是以一定可逆的高效率和量与质适度容余可变化性为基础的。病毒的可快速多变性阶段性固定后的多样性,实质也是为了适应寄主的某种机制和微环境而产生的生存适应变异。

    辩证地看,这实际上正是病毒等病原微生物群体和个体貌似强大的脆弱之处;而若寄主的机制和细胞等寄生环境条件也能适时发生阶段性的较大综合改变(多数为可逆性),特别是多层次多机制的综合性改变,则不仅病原微型寄生物难以生存或无法适应有效生存,且难以发挥主要由较单一的压力选择适变性能力,是寄主能以弱变强,消灭或至少控制入侵病原物危害的长期强大之处。

    而高等植物、动物的群体和个体多态性潜能,正是能使本来就复杂的防御机制,预留了可更加能因应付新的突发改变条件适应而更多态化产生各种可逆性的超容余变化,从而在较短时间能使病原寄生物本来有效的适应能力严重不适应,甚至严重受损,又难以产生适应变异,因而被抑制、消灭的基础。

    在自然环境中禽流感病毒的主要传播宿主是飞禽和迁徙水禽,而飞禽和迁徙水禽几乎从不会得禽流感,但同为禽类的家养火鸡、家鸡却会引起严重疾病。这与其飞行时和平时机体适应机制系统能重大改变高度相关。

    其实,中国传统的中医学理论,就是以个体为整体单位,综合、系统地看待内外关系及内因为主的各脏器间的功能对立统一矛盾的动态平衡,但因是从各个体表征上对整体与局部辨证施治,因而对西医很多局部单一表面对应关系治疗难有效的疾病,虽往往能有奇效,但却只能因人因病施治的原因;而西医“支持性”疗法的本质,也就是对直接表面对应关系无法解决的疾病难题,应用调动生命系统综合平衡能力来战胜疾病。SARS的治疗,没有一例是西医理论的对症治疗直接对病毒杀灭治疗成功的,几乎全是中医理论为实质基础的体现身体系统综合平衡能力的“支持”疗法;特别是供氧和强制供氧的无法替代的最基本治疗手段效应,本质就是解决低血氧系列危害,促进机体能力效应战胜现有理论免疫机制无能为力的病毒,而中医方法和制剂虽还不能对SARS有最直接疗效(复合制剂除外),但比西医疗法有效是被肯定了的,这些都是对复合制剂理论最好的辅证。

    复合制剂理论和方法与在继承传统中医药理论的基础上,更从生物群体和个体深层的共有基础机制的激发效应,产生高层次的新水平协同平衡,特别是虽从外入内,但却由内表外产生了重大突破。再由中医药方法吸取西医快速有效的治疗手段,能较快速启动深层基础机制面,因而从本质上有了重大的划时代突破性进展。

    本理论认为,呼唤起包括多水平层次自然免疫在内的自身抗御机制防治病害,是最高层次的思想和科学理论技术的体现。而这是有条件可依的。因为生命是以多态性和开放性为起源和进化为基础,而能适应环境维持生命和进化又是以与开放性紧密相关的,内外联动的信息感受度及既可本能为主又可应激反馈的动力学机制两大支柱的互作、互依、互制为支撑的系统和每个局部和细微部分的动态平衡。特别是细微量变的程度、数量积累的可容余和可逆超容余变量的质变,又能反过来影响局部和系统,最后影响机体,且主要可体现在生理代谢水平能力上(进化则更多地与多态性基础的两支柱性相关)。因此,动物(寄主)适时适度改变这两大生命支柱的表达,一系列生理生化等生命活动则会有所新的程度和层次的生命活力,又可能将对已适应生存的寄生物产生不适和多种不适,以致限制、抑制其在寄主体中的生存效率,甚至能使其彻底消亡。

    而生命的活力,基本上就是由在多变量中的稳定性可能及氧化还原的速率和效率的高效性来体现。从动物而言,氧化还原能力也就是源于中医的正气理血效应能力。气乃生命之源泉速率的保证,血乃生命之动力之效率的保证。气畅则后天足,后天足则可与元气交补而正气(真气)健,正气健则可生化万物、滋益脏器组织、化一切郁结水淤;气畅则血活顺达,血活顺达则可将气化的水谷精气作为动力效率的能量养分,源源不断地供给器官组织细胞所需,又将细胞组织吐故之物及时运走,不仅邪气邪湿难侵,且可将已侵的产物如炎症水肿等可化消于自然平衡之补偿代谢潜能中。因此,能迅速恢复改善或增强生物体氧化还原的速率和效率的平衡能力,几乎是一切生命机制,特别是动物生命机制的关键基础。而复合制剂在这方面有独特的效应。

    之所以可有如此效应,首先是以生物群体最重要的信息传递机制和个体的信息感受机制的共同作用效应精华——信息感受度的可改变性,用信息强化效应重要作用之一,产生类似内因作用原发性应答效应,呼唤起自然抗御病害能力,而这种效应不仅可因需而随时可产生,又可在已发生病原入侵时的共同作用下,使效果更明显,这在佛山实验中已有例证,但这又明显不同于疫苗方法。因为疫苗在已感染病毒时使用,多数是会加重病害,甚至加速死亡(这与被毒物咬伤后的血清抗体治疗完全不同)。

    复合制剂除在正气固本去邪清热解毒消炎等一般性传统中医理论的疗效外,另一最重要的效应基础之一,是动力学机制的可改变性。相对具体简单的效应之一,就是能够使原本不易水解的蛋白、脂质,在一定有机酸和温度等条件下变得易于水解。这一特征将可能产生几方面重要作用,一是极大地快速提高动物局部能量可利用速率和效率;二是对多数病原物最赖以应付环境变化自我保护的脂质蛋白表层和受体产生直接重大损伤性;三是氧化还原的可大幅改善和可逆强化效应,将进一步增强寄主的综合抗御能力,而产生的相关高氧环境、过氧化环境、过氢化环境、过氢氧化环境等既进一步恶化入侵者的适应生存能力;四是整个新陈代谢高速高效的运行,既能快速消除入侵者毒素的作用危害,又能体现促进细胞全能性活力的迅速消炎消肿效应。这些均是使细胞乃至组织较快恢复正常功能的生理生化共性基础。同时,寄主能量效率的提高不仅可为抗御入侵物战斗中提供巨大的物质支持,均伴随着产热效应和酸化效应,将进一步促进脂质蛋白表层的水解速度,且生化生理性质的相关较大变化可使入侵者不适甚至受抑;而入侵病原物脂质蛋白表层易水解的损伤,则又极大降低了病原物有效存活可能,又增加了被机体“清洗”掉的机会;自体机制运行产生的短期可逆性超容余的过氧化等可对机体基本无害,却可对许多极微体型入侵者因酶系统简单而造成灭顶之灾;细胞水平乃至组织水平的功能恢复或改善甚至可逆性增强,又对持续有效战斗提供了有力保障。这种对阵双方态势的可多方面根本性改变的效应组合,将在从内因为主的新层次对入侵病原物增加了除现有免疫理论机制外的多层次有效抑灭的绝对优势的可能。

    对于植物,本身的不能迁徙性,更决定了其生命过程中对环境的适应策略和机制,其适应和抗争逆境的能力与生态系统群体空间竞争能力必须共存,且还要能不失时机地正确选择快速反应表达,才能有效存活至今。这就是抗逆性机理能够在植物上快速表达的条件基础,也就是同样的信息感受度和动力学机制可改变性机理,为什么对动物,作物可有利,而对有害微生物、病菌、害虫幼体会不利,甚至杀灭的原因。

    然而,很多外国人根本想不到,也难以相信,中国的科学家在没有任何仪器设备的条件下,困难的时候连吃饭都成大问题,仍不迷信、不盲从,而是凭正确的中国传统科学研究思想指导,凭合理的思维辩证看待表型与进化和遗传关系,艰苦拼搏,十几年前就从生物信息交换开放性程度和可改变性潜能理论,研究出划时代革命防治病虫害理论和方法,并已在科学生产实践中被证明是高效无害的超越性突破,而美国科学家用最新的尖端仪器对昆虫虫体具呼吸系统的最新历史性发现,刚好从科学实践的新发现,证明了中国科学用中国传统科学思想的整体、辩证研究思维方式和方法成果的定性超前正确性。当然,本项目的理论正确、可靠性和研究方向途径正确性,也就不容再按原主潮流农药“毒杀”防治病虫害理论去凭空以“理论”去否定了。

    四、划时代的革命——抗逆高光效与非毒性机理防作物病虫害

    “以毒攻毒机理”在病害最难控制的设施栽培中,“非毒性机理”反而最易控制,究其原理,并不复杂,相对稳定的温湿条件下和相对被减弱的光照下,作物自身虽表面上生长旺盛,但主要是由于高肥力效应,所以并不十分健壮,甚至是外强中干,作物发生病虫害原因虽然非常复杂,但作物内部营养偏离最佳平衡水平是最基本原因,我们的平衡施肥方法,只能部分解决肥料种类的“木桶效应”,而不能解决整体偏肥表达与能量平衡的营养水平,所以光合产物的能量水平不足,抗病虫次生代谢产物量并不能充分产生,外强中干的作物自身对病虫害抗性就差,而相对稳定的温湿条件下,又正是病菌旺盛生长所需要的基本条件,一旦适生某种病菌,则环境条件有利,寄主条件也有利,病菌则可大量快速产生,成为强势群体。在这种强势群体条件下,病毒抗以毒攻毒能力则大增,强势群体又加压力选择,使病菌抗毒害变异多态性更易表达。因此,大棚病害以毒攻毒几十年,不仅没有能扼制住,反而成为严重恶性循环。

    辩证地看,正因为同样的稳定温湿度条件,是病菌大量产生的强势群体条件,其实质,就是旺盛的代谢能力,也就是高速的物质交换过程,能促进生命信息感受度和加快动力学特征的新陈代谢。对植物来说,由于梯度效应和容余机制和比表面积效应等,刚好适合,但对病菌则是极大地过限度,新陈代谢能力增强,本不应是一件坏事,但任何事都有一个限度,极大地过极限,往往能物极必反,促进生物新陈代谢提高的机制,由于病菌极大的比表面积产生的极强信息感受度效应,加之简单形态极小的内外梯度效应差,促成的物质交换高速性,使本来较适或最适合生长的温湿度,成了最致命的条件基础。

    这种与形态结构直接相关的生命支柱系统的强化效应,病菌在不改变形态条件和不以休眠等限制活性相抗衡,也就达到了我们在作物上防、控病害的目的。同时,由于这种处理增强作物新陈代谢能力与抗逆性和高光效基础主要相关,也与高光效的高肥效、高水效相关,这些效率的提高使作物直接效应系统的氧化、氢化、糖化等及相关系统的高效及PH值等的变化平衡效应改善提高了抗性能力,同时,又使次生代谢产物增多等抗性能力增强。特别是抗逆性增强,贮备增多,一方面,植物的抗逆能力虽有种种不同层次和性状表达差异,但有一个共同的物质分配规律,就是抗逆性增强,地下部分被分配到的光合产物比例肯定相对增多,根系的发达与高养分支持的高活力, 又更增大了根面效应的可能内因,若温、湿、气外因相对适合,则根面效应可大增,又从肥效应获取能力提高和平衡,及抗生素来源充分等进一步提高抗病虫能力。另一方面,也就是作物在相对多种变化条件下能更稳定,在相对稳定条件下的前述高效性,则是建立在稳定基础上的高效性,是符合深层自然规律的可持续高效性(获得性优良变异新品种的产生暂不论述)。因此,同一环境条件下,适生强弱势态的重大改变,使非毒机理防、治病虫害成为了一桩桩活生生的事实。

    有了思想理论和技术重大创新突破是一回事,能否被认可,如何认可,如何发挥效应又是几码事。

    就技术本身还有一个如何应用好的问题,因为非毒性机理是以生理基础的不同程度效应而发挥作用的,而不是传统毒性机理的毒理效力性,因此需具有本身生理代谢适应条件性,和一系列时序性和严格的时效性等,这些均是需要本技术有一个在不同区域不同作物不同季节的本土化过程。

    就政策而言,本届办实事的领导重视农业并拿出了实质措施,虽然这些措施真正实施到位还有一系列必须解决的问题,但很多农民的积极性已经调动起来,我们已经有了农业安全划时代革命思想理论和技术途径的平台基础。借此机会,组织好农民的“农业安全,利己利他,高效持续,福祚千秋!”认识和实施工作,已成为可能。

    在农业部多位老前辈的大力支持下,在冬辣椒蔬菜基地经过150多个品种,多种次严格试验证明在防治病虫害上有显著作用,同时可早收获,晚落茬,增产增收,2004年秋准备规模连片实施10万亩;北方盐碱区经过3年150多种作物试验示范对其节肥省种耐盐碱高产和大棚作物高抗病虫害已深刻认识和体会,内蒙古临河市领导已准备以此技术为平台,立项搞百万亩绿色农业示范县,革命老区延安,以此技术为平台,抗旱抗冻保土扶贫的仁用杏实验项目也已初见有成效。

    盐碱地利用改良(不是改造利用)项目也开始行动。

    ……

    五、高屋建瓴的发展方向

    滴水虽可穿石,但时间过于漫长。中华民族在当今世界一体化的大潮中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快则慢。近百年来我们过去一直师从工业革命的先进国家的洋人,尾随已成习惯,但尾随要想振兴,超越是不可能的。

    现在,我们已有了农业高效可持续发展的划时代创新技术,从思想理论和技术本身,已超越了洋人。十多年来,我们也在滴水穿石,我们曾寄希望于入世,但入世后的变化使希望已经破灭。我们如何用好这一划时代创新突破已搭建的技术平台,并在此基础上高屋建瓴,使之成为超越洋人的旗帜,在这一旗帜下,各层次有识之士能尽快汇集团结成可扫清一切障碍前进的大军。

    首先我们需要大规模组织应用,但更重要的是在应用过程中有明确目的方向的凝聚力,这就是利用我们的领先思想理论和技术平台,搭建更高标准的质量体系,使之在安全性方面,无论是农残、药残的标准,优于发达国家,同时在品质质量标准上,也明显优于发达国家。符合这样的质量标准体系的过硬产品,还有什么绿色壁垒可以阻挡呢?

    滴水穿石只需毅力,我们可力行之;但高标准的质量标准体系则不仅是毅力能够为之的,需要政策财力大力支持下的大规模团结合作。

    3月份美国科学家利用先进望远镜技术,在太阳系又有了第十颗行星的重大新发现,然而,人们也许不敢相信,一位中国十三年前贫病交加英年惨死的伟大农民天文学家,用自创的新理论“循环日爆说”早在1987年3月就在中国地质大学学术报告中论述了第十大行星的存在,由于贫穷,饥寒交迫,连坐火车都只能逃票,无法拿出钱来请天文台观测证实。十七年后,只有让美国人在无意中观测发现到第十颗,本该命名为“中国星”的行星,这是中国学术最大不正之风的“国耻”,反之,也证明了一项重大的新学说理论发现不能以资格论,被权威反对,但迟早要被证明,不过这种以扼杀重大创新由外国人来证明的“国耻”为代价的证明不应该再重演了。

    我们坚信,在新一届党中央务实决心的政策下,不会老是因内讧而重演外国人最终先发现“中国星”的悲剧了,我们一定能尽快建立起持久造福人类、振兴中华的破壁技术标准,并生产出这种高标准的各种农产品。使中国高效可持续农业不仅走在世界前列,更能为农民创造巨大的财富,又能福祉千秋万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