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根水葫芦:治理蓝藻的生物利器(经济日报/沈则瑾)

2011-10-24

▲滇池边海埂公园内投放了紫根水葫芦的水面。 本报记者 沈则瑾摄

▼科研人员手中举着的是紫根水葫芦。

  有望治理

    不到昆明,不知道蓝藻会把滇池伤得这么重,湖面上好似泼了一层绿色油漆。10月15日,记者站在海埂公园内的滇池岸边,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治理了多年依然是五类、劣五类水的滇池?最近不是还传出昆明拟启动滇池“申遗”的消息吗?

  不断有人告诉记者,昆明这几年对入滇河道的治理、环湖截污的推进等工程措施,让滇池治理有了质的变化,取得的阶段性成果让他们有了“申遗”的底气。

  数据显示,截至2006年4月,为治理滇池,各级财政总计投入资金约46.1亿元,“十一五”时期治理滇池共完成投资171.77亿元,是“十五”时期的7.7倍。云南省环保厅称,“十一五”时期滇池水质恶化趋势得到遏制,水环境质量整体保持稳定。

  与已经投进去的200多亿元相比,未来的投入才堪称大手笔。根据滇池治理中长期规划,从2008年到2020年,13年间治理滇池投入资金将突破1000亿元。

  众所周知,滇池治理是一个长期系统的工程,滇池治理的路径也不止一条。记者这次来昆明,发现紫根水葫芦有望成为滇池蓝藻治理新的生物利器。这种植物是由云南省生态农业研究所改良培育的,经试验证明,它可以吸附蓝藻,净化水质。

  副所长杨红军带着记者来到海埂公园内滇池湖畔一家饭店的后门处,小小一片水域长满他们所改良培育的紫根水葫芦。与附近滇池上投放的普通水葫芦不同,紫根水葫芦叶片小了很多,开着朵朵紫色小花。

  站在岸边,够不到水面,记者没法拨开紫根水葫芦察看湖水是否变清。杨红军说,他们每天都要监测化验水质,现在还没有达到应有的净化要求,在水显著变清时才清晰可见。“因为周边还有向水中排污的情况,所以增加了治理难度,但我们正在想办法通过减缓污水扩散速度,强化污水排放点附近治理比速率,力争多数水域尽快达标。”

蓝藻污染就类似水体自己不断地给自己增加污染物。因此不能有效控制是滇池难清的根本原因。一边在治理,一边蓝藻在制造新的污染,这样的状况得不到根本改变,滇池水清只能是“有望”而已。

  对比试验

  那中元是云南省生态农业研究所所长,紫根水葫芦是以他为首的科研团队从2005年开始培育的。他说,滇池、太湖、巢湖三湖蓝藻污染,滇池最重,这也是他下决心在30年潜心研究基础上培育紫根水葫芦的动力。

  记者随那中元来到原航天疗养院滇池边,一条一米来宽的田埂将一片水域隔成两个塘,一个投放普通水葫芦,一个投放紫根水葫芦,进行治理蓝藻及水污染的对比试验。

  科研人员从一边的水里捞起一株普通水葫芦,柄长叶大,根为绿色或白色,没什么根系,还很容易发黑变臭,形成二次污染。再从另一边的水里捞起一株紫根水葫芦,柄叶小,根多紫红、紫黑,根系又长又密,能强吸附、抑制、降解蓝藻,能增水中溶氧,根须不会发臭。

  那中元又让科研人员找来两个玻璃瓶提取水样,两边塘里各舀起一勺水注入瓶中,20天前蓝藻一般泛滥的滇池水立马分出高下,一瓶还含有绿茵茵的蓝藻,一瓶已清澈见底。

  昆明市环境监测中心的报告显示,仅仅投放水葫芦20天左右,两个塘里的水质已由原来劣五类分别达到了接近国家地表水的三类、二类水质标准,紫根水葫芦更胜一筹,显现出明显的净化能力。

  这样的对比示范生态农业研究所早在2009年8月就进行过两次。第一次是8月初,在滇池边西华湿地2.4亩水面投放了紫根水葫芦,三四天后,蓝藻大部被吸附到水葫芦根系上,水质明显变清,溶氧量增高,氮、磷等富营养物质明显减少。8月19日,经昆明市环境监测中心采样检验,水体总氮分别减少93.5%和92.3%,总磷分别减少95.2%和96%。第二次是9月18日,在海埂大坝旁索道下20亩湿地水面又投放了紫根水葫芦,也取得了类似的试验结果。

  列入国家计划

  紫根水葫芦是2008年培育成功的,那中元根据普通水葫芦的生长特性,利用作物基因表型诱导调控表达技术,有针对性地对普通水葫芦的特性加以诱导调控,使其具有十分发达的根系,能够吸附蓝藻并使其消亡,将水体变清。

  紫根水葫芦最大优势是抑制叶柄,促根系片生长,叶柄只有普通水葫芦的约十分之一,阳光能从缝隙间射入水中,令根须茁壮,长成一柄能“缠住”蓝藻和其他污染物的“扫帚”,吸附蓝藻的能力变得特别强大。

  不仅如此,紫根水葫芦的根部还能够分泌快速吸附并抑制产生蓝藻的物质,“吃掉”蓝藻。紫根水葫芦和普通水葫芦相比,根冠增多了近20倍,根系可达1米以上并木质化,不易腐烂。它的根系具有可供氧功能,净水功能大大提高,这是紫根水葫芦能够大面积治理水体的价值所在。

  对滇池水治理的对比试验显示,经过约两周左右时间,严重污染的水体可以变为三类水质标准。经环保部门监测认定的这一结果立即引起了云南相关部门的关注,生态农业研究所提出的以紫根水葫芦进行滇池生态内源治污的建议,很快引起云南省委、昆明市委乃至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杨红军告诉记者,2009年9月,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组织了由环保部南京所、中科院武汉水生所、昆明植物所、北京师范大学、太湖流域水资源保护局等单位的院士、专家组成的专家组来到昆明,就紫根水葫芦治理滇池蓝藻污染水体试验进行调研。


  环保部生态司的有关领导在会上表示,从示范情况看,利用紫根水葫芦治理滇池污染效果明显,建议今后加大示范推广力度,对紫根水葫芦的资源化利用问题加紧研究落实。

  根据有关领导批示,2010年10月,国家发改委环资司也联合环保、水利、农业等部委在昆明调研紫根水葫芦项目,考察评估其可行性。2011年1月,紫根水葫芦净化水体综合技术研究列入国家863计划,我国生物治污就此翻开新篇章。

  即将大显身手

  与此同时,用紫根水葫芦这项简便易行、成本很低、不会产生二次污染的生物治污技术治理太湖,也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500亩紫根水葫芦为太湖水清带来了新希望。

  去年10月,江苏无锡惠山古镇龙头河投放紫根水葫芦20多天后,水质明显改善,半年后,投放其他水生植物与动物,形成一个自然生态系统,保持了优于三类水质标准。

  太湖十八湾华藏浜的藻生物量为每升16954万个,投放紫根水葫芦21天后,藻类只有每升243万个,去除率达98.5%,总氮、总磷等其他指标均达到三类水质标准。

  记者在昆明采访时,正逢贵州省仁怀市相关部门领导也在那中元他们的蓝藻治理示范点考察,小城母亲河富营养化严重,带队的副市长急切想知道紫根水葫芦能否让湍急的河流也重获生机。

  事先已察看过现场的那中元十分有把握地说,流水不是问题,适当的流动性更能刺激紫根水葫芦根系的生长。围隔内投放紫根水葫芦后,短期内就能控制河水不向藻性化发展,尽快使水表颜色好转,明显改善河道水体富营养化状态。

  那中元还告诉满心期待的客人,水清以后可依然保留部分紫根水葫芦,它不仅可以担当“水卫士”职责,还能一年开两次花,让水上多一道植物景观。

  记者更关心的是紫根水葫芦什么时候能在滇池治理中大显身手,那中元和杨红军都很有信心。一个多月前召开的云南省滇池水污染防治工作第十五次联席会议提出,要进一步加大力度推进滇池治理,把年度目标任务落到实处,确保“十二五”末滇池外海水质达到五类水质标准,力争四类水质标准,草海水质稳定达到五类水质标准。

  而让那中元他们更感振奋的是“十二五”期间,滇池治理将从以往的注重工程治理向工程治理与生态治理相结合转变,这为紫根水葫芦赢得了更大发展空间,他们将抓住机遇,争取在滇池治理中更大面积地应用紫根水葫芦,让生物利器造福百姓。(记者 沈则瑾 2011-10-2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