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期报纸(2002年5月20日):令人鼓舞的喜讯 值得信服的功效——GPIT助大花杜鹃移栽成功

2021-05-24

     令人鼓舞的喜讯 值得信服的功效 ——GPIT助大花杜鹃移栽成功  
    2002年2月20日,云南省沾益县杜鹃花研究所给云南省生态农业研究所报来喜讯:借助GPIT的科学功效,使用“那氏诱导剂’’,大规模移植大花杜鹃成功。这个喜讯告诉我们:一个世纪难题被攻克,圆了野生名花移栽的梦,创造了科技上的奇迹。紧接着,3月6日,《云南日报》发表了“云南大花杜鹃移栽成功”的要闻,随后相继有《春城晚报》、《中国花卉报》、《科技日报》、《云南政协报》都先后作了专题报道。
    云南大花杜鹃居我省八大名花之首,冬季顶雪傲冰,夏耐烈日酷旱,春花热烈豪迈,树形曲折多态,素有“木本花卉之王”和花帝王冠明珠之美誉。其花的颜色有大红、深红、紫红、粉红、水红、淡黄、白色,有的还红中带白或白里染红,一朵朵小花攒成一簇,成为一朵硕大的花。大花杜鹃具有独具优势的园林价值,可食用、药用,还可提取名贵的色素和香精,但因移栽困难而得不到有效利用,在林业中被列为无用的杂木。
    大花杜鹃生长在环境条件恶劣的高海拔地区,其形态、结构既适于特殊抗逆生长,又有其独特顽固挑剔规律,形成奔放不骜的脾性,一个世纪以来流传着“云南大花杜鹃人工移栽不能有效成活”的说法。在实际试验中不仅移栽的成活率极低,且成活多为假活,即第一年勉强假活率不超过40%,第二年顶枝开始死亡,第三年全树死亡,即使移栽后极个别不死也很难枝茂花繁,毫无一年常青、花多热烈、花期长久的勃勃生气。经查询,在国外还没有规模移植有效成活的先例,国内曾有专家想把大花杜鹃移栽成活为国庆10周年献礼,时至今日,结果未能圆梦。
  大花杜鹃移栽有效成活的世纪难题终于被沾益县杜鹃花研究所攻克了,2001年引种在沾益县广场上的云南大花杜鹃,于第二年春节前十天左右已欣然绽放,比正常花季整整提前了三个月,受到当地领导和群众的一致赞扬,称之为科技上的一个奇迹。自豪地说在初春就能欣赏到初夏的名花大树杜鹃已不再是神话了!
    大花杜鹃移栽有效成活体现了GPIT高科技技术的功效。1999年底,沾益县杜鹃花研究所所长梁萧偶遇云南省生态农业研究所的“那氏诱导剂”,按照使用说明处理大花杜鹃的根,然后移栽,没想到,处理后移栽的树龄少则30年,长达上百年的大花杜鹃不仅成活,且当年开花,并随成活树龄增长,花开得更好。2001年12月,经过人工驯化的2600株大花杜鹃分别移栽到曲靖圆通寺、龙潭公园、沾益广场、天生洞等地,不仅使移栽成活率达98%,且不存在可见缓活期,棵棵从栽下就一直长势培喜人,青翠欲滴,且株株能鲜花怒放或正要鲜花怒放。他们使用“那氏诱导剂”对不同品种进处理,可调控大花杜鹃的花期最早可提前3个月,从最早花株到最晚花株,开花时间可长达近半年。经有关专家学者现场评审,可列入野生资源的开发。
    春暖花开盛事多。正当九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和全国政协九届五次会议在北京隆重召开之际,3月7日,经过精心挑选的6盆鲜艳夺目的大花杜鹃被空运到北京,作为云南人民为“两会”召开献出的一份礼品,“落户”天坛公园供游人观赏。
  实践证明,“那氏诱导剂”的成功运用,将使高山野生的天然花卉、植物移栽任何城市,搬进城市绿化街道、公园、广场等不再是难题,人们长期期待的城市园林化、天然化、自然化、清新化、规范化,发展生态旅游城市的梦想即可实现。据了解,经有关部门协调,在2008年绿色奥运之前,我省将把一批人工驯化后的云南大花杜鹃提供给北京进行城市美化,另外还将有30万株“定居”上海。
    沾益县杜鹃花研究所大规模移栽大花杜鹃成功,创造了奇迹,这其中人们不难看到,这个奇迹又有力地证实了居世界领先水平的GPIT技术的奇效,也可以说是GPIT技术的奇迹。沾益县杜鹃花研究所梁萧所长既然是“偶遇”GPIT技术,“没想到”出现了奇迹,那么,他现在定会信服GPIT技术的功效,定会想到而且充满信心地应用这一技术创造更多的奇迹。实践证明:GPIT技术能帮助相信科学技术的人们创造奇迹。GPIT技术是值得依赖的。  

分享